果然然白

随处可见的友好高盐硅基鱼类朋友
能鸽善鹉

【FGO】迦勒底员工咨询相谈所(9)

–––【终章加载满格蓄力中】––––
……
我第一次在梦境里见到梅林,是在试运营结束没多久的时候。
白袍的半梦魇站在迦勒底的白色长廊上柔和的微笑,终年不停的风雪在玻璃之外的黑夜里肆虐,室内不分季节的花朵在他脚边悄然开放,温柔的掩去地面枯燥的荒芜。光不能为那些晶石质地的花投下阴影,它们并非实体,作为来自世界内侧的星之内海的魔力虚影,是早已失落了起源的刹那的梦境。时间长河的河浪星尘般的碎末在花之魔术师的脚下卷起,在一瞬间盛放,又在一瞬间凋零。
“说起来像这样见面还是第一次,寒暄太过朴素即使是我也会过意不去的。一点小把戏,聊表心意。然后––”
他打了个响指,迦勒底的廊灯从远及近一节节的熄灭,天幕转换,几乎突然之间,外面终年的暴风雪就停下了,积云散去,群星的荒海寂静的环绕着雪山。
那是非常美丽的景色。但事实上迦勒底其实一年只有一次这样的能见度,这里的光影都是只有梦境中才能出现的风景。月亮为魔术师披上的是童谣喜爱的皆大欢喜的童话故事般的柔光,这样令人不自觉的相信所有的好事情都会发生的氛围里,阿瓦隆的梦魇嘴角的微笑像腌渍桂花的蜂蜜,他轻声对我说道:
【阿瓦隆供电收费日到啦,咕哒子酱☆】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停一下等一等不要啊啊啊啊!”
我吓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眼前不是熟悉的白色天花板而是极高的灰色石顶,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自己不是在迦勒底。四下无人,当然也没有噩梦里上门催债的梅林。好像距离和梅林联系已经过了很久,时间神殿没有白昼和黑夜之分,但现在天空的光轮似乎已经集中了起来,因此四周光线暗了很多,只有细微的光线打进神殿大厅的门口,在外面大概算得上夜晚吧。现下温度比之前低了不少,但出乎意料的是我并没有感到寒冷,身上能感到轻微的重量,好像盖着什么东西,我伸手试着推了推,坐了起来。
然而保暖的并不是衣服或者被子,从我身上哗啦啦掉落下去的是一大堆禁断书页,残缺的边缘在黑暗里若隐若现着蓝色魔火的火星。
我:“……???????”
制止住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书页的狂化预感是艰难的事情,我颤抖着捡了一张凑过来看,确实都是书页没错,但没有迦勒底从修炼场魔书那里拎回来的书页那种在荒野放飞自我蹦哒了很久又被暴打一顿强行上税造成的轻微磨损痕迹,这里张张都是毫无痕迹的崭新制品,一看就是时间神殿赶出来的量产。
……我大概其实还没醒来吧。虽然不知道前因后果,但是被材料埋起来什么的,未免太梦幻了。
说起来,在迦勒底我的梦境中占绝对数量的是从者生前的记忆,除此之外则充斥着怪异的空间、来自世界之外的杂乱声音和咕哝着“他们脑子里怕不是只有绿拐”之类莫名其妙的抱怨偶尔串门的根源之理,精神世界物尽其用,唯独已经极少梦见自己的事了。这样看来偶尔做个轻松的梦也不错呢。
……所以、所以,如果是梦的话。我伸手在书页里开心的摸索。那么稍微贪心一点也没关系吧。
在书页之下,立刻就摸到了软绵绵的东西。
––有的!有的!梦里什么都有!是蛮神心脏!
既然是梦里也就不用顾忌医生整天念叨的不能直接用皮肤接触诅咒型魔物内脏的操作了,我兴高采烈的拨开书页,想把那软绵绵、温暖、迦勒底超极短缺的良心…不对心脏拿出来。
梦里的心脏也卷起了触须,仿佛老友相见般热情的啪啪拍打着我的手腕。
……
…………触须?
“啊–––真是的!我说你,”稍带杂音的声音在我背后不满的响起。“别抓了行吗,做的指甲还没有晾干呢。”
一只紫色的魔神柱从之前我以为是堆积杂物的黑暗角落探出身来,许许多多的眼珠子一起瞪视着我,那要开始训导般的神态让我想起了现在远在时钟塔的奥尔加玛丽。我没见过这个柱子,但听声音像个姑娘。
我愣了半天才想起来低头看看,手里抱着的不是心脏,是这个魔神柱的触手。
我:“……………………不好意思。”
“哎呀。你怎么回事,还没睡醒呢?”它不高兴的用其他的触手敲着地砖,“醒一醒,还有两个小时就要开工了。往那边让一让。”
梦想破灭了,我机械的偏过身子,看着触手把书页们利索的清扫到一起,脑子里在乱糟糟的想着这些书页到底是什么情况、它的指甲在哪之类的问题。
“受不了,我还以为她要睡到工作结束呢。”那魔神柱冲着另一边抱怨道。“作为魔术师––不,作为人类也太怠惰了吧?”
“嘛,master还是学徒的年纪,不要这么严厉嘛。这边的魔力浓度对普通人来讲负担还是很大的。”
从它遮挡住的另一边回答着急匆匆走出来的,是围着条居家围裙、挽着袖子没穿外袍的美狄亚。
“啊,美狄亚?…大家呢?”我盯着那围裙上还没摘掉的标签,非常茫然。
“您还真是睡懵了?从者们都在忙呀。”她挑了挑眉毛。“您做噩梦了?”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