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然白

随处可见的友好高盐硅基鱼类朋友
能鸽善鹉

【FGO】今日将来(1/3)(盖咕哒架空paro)

盖提亚咕哒子非CP,架空现代paro,全员有,有二设

一.
金色的魔偶是名为藤丸立香的少女隔壁的邻居送来拜托她照顾的,这个魔力结晶组成的类生命体据说是附近大学研究所又双叒叕实验失败的次元魔术的衍生品。专业术语相当艰涩,她听到“某个次元的投影碎片”这样的解释以后就神游天外了,摸了茶几果盘上的花生蠢蠢欲动想要投喂坐在原主人怀里的金灿灿毛绒绒魔术式,但它看都不看她。魔偶外形类似会动会飘浮的人形三头身手办,最大的形体也因魔术而拥有用一只手就能托起的轻盈,维持存在只需要和人类的一点精神回路链接,智力和美学价值都超出理解人类的最低限,立香楼上的葛木家夫人的魔偶美狄亚lily甚至还会给袖口缝粉色的刺绣。魔偶出没在这个世界的各种历史夹缝之中已经有数千年,现在科技和魔术平等分担生产力、知识产权、非物质文化遗产和高考文理志愿,人人都有那么几条魔术回路沉眠在蛮荒寂静的基因古海,世上同时漫步着无数真实与虚幻,因此产生于古堡和荒野等远古神秘的魔偶的存在自然不再那么严肃,又时值知识共享的开放年代,古老传统的魔术世家的故事便也面向普通人敞开,魔偶作为这其中的一部分当然也失去神秘,被人们作为宠物对待。但此时魔术的实用考虑早被丢在堆放昨日梦境的角落里,藤丸立香跃跃欲试只觉得可爱。小姑娘的父母分别任职科学与魔术工作,但她还未成长到需要严肃抉择与对待其中任何一方的年纪,一切只有有趣和可爱之分,注视世界的瞳孔是圆圆的滤镜,充满明亮友好的温柔毛边。盖提亚的原主人是科研所的学术死宅,虽说在魔术方面天赋惊人,但神开了一扇门以后又把其他窗户都细心关上并封上水泥,加上课题紧张,作息颠倒,时常出差等不可抗力,青年的缺点放大到连盆栽水萝卜都养活不了,索性送给隔壁时间充分的高中生。
“盖提亚性格很温顺的。”保持着迦勒底小区金鱼饲养冠位级别的全灭记录、因而不得不寻求寄养的大龄单身托付人殷勤的介绍道。“而且头发蓬松又很暖和,立香你摸摸看呀~”
事情从这里开始出了差错。如同燃烧的金色魔火,魔物给立香皮肤的第一印象是不友好的烧灼感,然后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穿着一看就是直男手工裁剪的袍子的金色毛绒绒对主人的话积极配合,和善的一口咬住了咕哒子伸来的手指。
“哪里温顺啦——!”赤铜发色的女子高中生惨叫起来。
罗玛尼•阿其曼的言辞可靠度风评因此一度崩盘小区最低点,诚信低谷和藤丸立香手指上的牙印一起存续了一周左右。
二.
话虽如此,藤丸立香还是挺开心的接受了请求,手指上绑着创口贴回了家,魔偶当然是放在盒子里抱回来的,隔着纸板都能感受到灼热。
但被带回家的魔偶盖提亚根本不理睬新饲主。
第一天没有理睬。
第二天没有理睬。
第五天没有理睬。
立香买了热销的饲养指南,后者在理论上指出,梦作为目前最广为人知的神秘之一是常见的回路联通反应,魔偶要是亲近魔术师会无意识的送梦而来,因人与类人在虚空的梦中皆同质,甚至连创世的地母神也得平等,于是回路互通偶尔就有些分享视角的庄生梦蝶,大多也就是会梦到些全是景物的模糊断片,阁楼一角,森林一隅,废墟一边,漫长寂静,不痛不痒,即是使魔生命意识最原初的记忆碎片模糊的存续在温暖的起源之海。事实上,在过去它们既是许多魔术家族进行精神魔术研究的媒介,又是外接回路和魔力存储的大容量U盘。立香虽不是魔术师,但梦与旧世的智慧都在她的历史课本上散发着油墨香气。每个饲主都应当见过这样的梦境,在梦里因果缘分登门拜访。这话说的如此笃定,以至于藤丸真切怀疑自己,于是翻开问题答疑,发现这区回答简略。
Q:为什么我的魔偶不理我,我该怎么办?
A:太麻烦了,略。
立香面无表情把书扔在垃圾桶里,觉得那署名魔法梅莉的神秘网红魔术师压根不靠谱,即使她不知怎么竟拉到了埃尔梅罗二世作序,著名的时钟塔讲师字里行间洋溢着不耐烦,直接写明非专业魔术人士不要苛求一本宣传册写明一切,心态放宽,存在即合理,自己摸索才是正道,想打电话投诉先去拿个时钟塔色位毕业证回来。
这就很尴尬了。
魔偶对新环境没有表现出任何兴趣或者好奇,整天躲在作为窝的盒子里,把自己埋在靠垫底下,不动也不露头。但只要新主人接近盒子一米范围内它就立刻露出牙齿凶相毕露,金色蓬松的火焰状头发像过了电一样炸起来,像一个灵敏的声控灯泡,它常常发出威胁的低吼,虽然声音不大,但敌对的态度足够明显,双方僵持不下。
藤丸立香(通过牙印)注意到盖提亚和一般市面上见过的种类不同,卖相虽然很可爱,犬齿却像野兽一样锋利,异常尖利。
并没有饲养魔偶经验的高中生揉着自己头发,回忆起了一度被家里的宠物芙芙总裁的挠脸技支配的恐惧,每天只好老老实实换水换粮然后绕着走。
三.
盖提亚不肯吃东西。
虽然不需要食物,但魔偶与人类拥有共通的生物思维,所以一般应当有食欲。可放在碟子里的水,牛奶没有被动过的痕迹,换成海苔和水果也一样,作为窝的盒子沉默如冰川。她只好又把梅莉的手册从废纸里扒拉出来,按照配方往降灵魔术改良的原液里加入切碎的精灵根和微量黑兽脂,过滤清液——照样没有用,她又尝了一口,那味道像泡发的芹菜和偶尔会出现在邻家学妹午餐便当里的土豆泥,吃下的瞬间眼前甚至会出现人理封冻般的白色大地的恐怖幻觉,藤丸觉得盖提亚不吃实在理所应当,手册就又嫌弃的躺进了房间角落。女子高中生甚至献祭了家里芙芙的肉干和市中心卫宫氏饭店限量预约的淡奶油曲奇,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全数拿出来分享,并被紫粉色的小动物接连报复了数日,但一切讨好和亲切都是无用之举。
唯一的生命迹象来自夜晚,在熄灯后,藤丸立香在半梦半醒间能看到书桌一角,魔偶的盒子从缝隙里泄露出淡淡的金色光芒。光源大概是是盖提亚的头发。 在月光明亮的夜晚,金色的光晕落在光影一角,像是随着月海的潮汐落入世间,藏在梦境边缘的星辰。 那光芒看起来明明很暖和,她迷迷糊糊的想,是会有个安稳好梦的预感。
……怎么就是无论如何不肯亲近人呢。
因此白天清醒时的少女更觉得现实残忍,累感不爱,藤丸家的儿子立夏也不解的见到妹妹日渐梦想破灭变成罐头咸鱼。
事已至此立香不得不正视事实,盖提亚明显不像罗曼的同事梅林家名为亚瑟的魔偶,一天就能吃空一篮子法棍面包,体积是亚瑟本人的十多倍。谁也不知道魔偶这种魔力结晶生物的胃到底通向哪里,鉴于它们多产生于魔术造成的空间扭曲,区别于完全人造的魔术式,有研究猜测它们本身就是某种虫洞。不过藤丸立香其实觉得对梅林家来说更急迫的科研应该是如何合理规划伙食费用,毕竟同样的疑问适用于梅林的堂妹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这位凛然端丽的学姐的胃口大概也连着宇宙空洞,别说自家厨房,连光临过的蛋糕店都犹如被上帝之鞭的军队踩踏过的欧洲般寸草不生。
学妹马修家的baserker兰斯洛特虽然咬人,但很听马修的话,喂什么吃什么。她家的魔偶和马修父亲重名,青春期的父女关系今天也十分复杂。
所以藤丸立香不知道自己家的情况算不算得上正常。
四.
当然不正常。
魔偶很快就病了。精神萎靡,金色的火焰边缘变得透明,像是要消失的样子,居住的盒子旁边长满魔力外溢结成的冰霜。
盖提亚充满骨气,连快要消失这一事实都是藤丸立香的双胞胎哥哥立夏偶然发现的,虽说他能发现这个问题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盖提亚已经没力气阻止他掀开盒子了。似乎真想和饲主老死不相往来。
"你到底对我有什么不满啊?"晚自习回家,失职的饲主被兄长教育了一顿,蹲在奄奄一息还在拼命想冲她呲牙的金色魔偶附近,内心绝望。

评论(7)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