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然白

随处可见的友好高盐硅基鱼类朋友
能鸽善鹉

【FGO】迦勒底员工咨询相谈所(修)(1+2)

群像,无cp,咕哒子第一人称,有二设,轻松向
长篇,全员展开,自认为被人嫌弃但实际上还算受从者欢迎(欺负)的普通人御主咕嗒子为叙述中心的迦勒底日常,不捅刀不氪金,自己种甘蔗,欢迎大家提供脑洞233
————————————————————————————
这部门的起因很久远了。
我叫咕嗒子。不要询问我的名字,因为名字太多就等同于没有名字。我拥有过些类似"党章抽卡,稳"、"坠机分队队长"的名称,所以请还是叫我咕哒子吧。
这是被称为万界之理,被叫做根源也被叫做运营的存在最初灌输我的知识之一。不过你听听就好了,它给出的道理一般都并没有什么用。
我是这个世界的主角,也是这里目前时代唯一的普通(弱气)人类角色,玩家的代行人,目前正在和很多从者,亚从者一起名为迦勒底的机构做些拯救世界一类的微小工作。外界盛传我是徒手十连撕英灵的强者,过着根源为臣后宫三千的帝王生活,那都是扯淡。拼体力我连罗曼医生都不如,手气也不好,玩家上线不是很勤快也不氪金,只留下我像所有赚不够钱养家的上班族一样对稀缺的材料发愁,好在我家的从者少,而且都对此没什么要求。在我家迦勒底晃悠的英灵很多都是特异点的原生英灵本人,四星五星基本更是百分之百不出身迦勒底召唤阵。我最近最大的烦恼就是隔壁某个相关世界好友(玩家叫他大腿)列表的欧洲人藤丸立香君常常嘲笑我。
真实情况就是这样,迦勒底人手不足,大多数玩家不上线的时候,我都在给罗曼医生和达芬奇小姐帮忙中度过每一天,负责升级,帮忙打下手,帮忙做饭,装备改造和许多零碎的青少年可以打杂的事情。
然而虽然我的阵营不大(但黑键倒是特别多),但确实也有不少人,从者们要么个性很强烈,要么虽然个性不强烈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有着许多自带的麻烦和摩擦。我好歹也算是御主,是有责任要劝架的,但是在这种时候我的存在感还不如被撞翻的椅子和被敲碎的地砖。
罗曼医生担心我的生命安全,于是做了个提案。然后迦勒底职工咨询(劝架)谈话室就成立了,达芬奇小姐给了我一间不大不小的工作场所。
你说有必要吗?有的。何止是有,简直受欢迎到可怕的地步。
有些时候,会有些特异点英灵来这里,甚至有些和迦勒底立场有别的家伙也会过来。
英灵性格经历千奇百怪,来这里的理由也千奇百怪,其中有些肯定不算是烦恼,这里有八卦,黑料,心理疏导,心灵垃圾,梦游翻译,沟通担当,理财推销,偶像诈骗,哲学探讨,骚扰,精神污染甚至恋爱咨询。身为相谈所唯一员工的我曾很怀疑这个部门设置的功用,因为起码有七成到访者都不是来谈正事的,我还因为这个部门被目前在时钟塔出差的迦勒底所长玛丽抱怨撞了名称("怎么可能会有两个所长嘛!"她这样生气的说。),但执行效果却意外的不错,利用这种聊天中透露的信息,光是在日常防范方面的成就中,迦勒底就因此起码成功阻止了七次有预谋的厨房爆炸事件。另外,很多似乎不太会向同为英灵者透露某些疑虑,坚决的维持着自己的形象的从者也会偶尔造访,那些不符合王的孤傲,骑士的矜持,恶属性的一黑到底之类的常见框架下的隐藏设定,在表象之外杂七杂八脑洞超大的事情和属于普通人类的零碎的日常碎片就会都堆积在我的部门办公室里。比起相信我这个御主这样的理由,我觉得可能我作为迦勒底唯一弱气人类(连魔术师都不是)的身份才是重点,重中之重是作为年轻的普通人类我名至实归的啥也不懂,很多事对我讲了也无所谓。因此工作日我的谈话室访客总是络绎不绝,甚至周末还有人找来。我还是再强调一遍,他们咨询的烦恼真的是千奇百怪。
……真的是千奇百怪。
所以事情是从这业务开始的。那天在谈话室里预约的,是ARCHER大卫。
大卫这个英灵在迦勒底里属于数一数二的难防范,难对付,难预防的那一类,比对付狂战士还要花时间摸清套路,因为他基本不按常理出牌。alter阿尔托莉雅只要能保证一日三餐按时不限量就能保持平静,能偷偷给她些汉堡一类的垃圾食品的话甚至会听我的话去帮厨,alter贞德虽然老是犯中二病,但本质上超怕寂寞的,发病时只要适当把她扔在一边一会儿没人理自己就老实了,至于完全无法沟通的狂阶兰斯洛特,平时根本不用我操心,学妹马修说一他就不会说二(虽然他平时也不会说二),女儿控真是个好文明。
在迦勒底只有大卫还像一团柳絮一样轻盈愉悦自由自在的滚来滚去,毫无规律可言,不受任何约束,这也不是件坏事,怎么说呢——每次看到他的时候我都感觉周围气氛不管多紧张都瞬间变成了悠闲的草场,不愧是牧羊人出身的古代以色列王。
但是,这个人脑回路有点奇怪。
比如说,会把在时间神殿工作的魔神王相当自然的带来迦勒底这种事他做的简直从善如流。
一上班就看到时间神殿的魔神王面色发黑的坐在员工谈话所里我的内心是懵逼的,而在看到大卫也在后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大卫有两个儿子。
不,应该说他儿子所罗门和诞生于原初之海的魔物盖提亚都用过同一个外貌。一个是现任的罗曼医生,一个是使用着所罗门的身体的魔神王盖提亚。虽然时间神殿那边的剧情对玩家还没开放,不过这一点大家都清楚。
这犹太父子画风一直相当诡异,大卫说他不喜欢养孩子,对罗曼医生也一直爱答不理的,但却对并不认他做父,其实也只是套着儿子壳子扰乱player视线,令贴吧充满关于所罗门的毒奶的魔神王盖提亚充满兴趣。他俩同时出现的场合一般都是大卫叽叽喳喳,魔神王一声不吭。虽然平时大卫就像女子高中生一样多话还毒舌,但对方完全不搭理他也说的下去也是种本事。
——啊,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只对身体感兴趣?
我拼命摇头把脑子里的糟糕想法甩出去,关上门进了谈话所。
“啊,MASTER小姐~”大卫冲我轻快的笑了。
盖提亚看了我一眼,没说话。
魔神王盖提亚是个就算没什么表情也面色特别严肃的人,搓圣杯时也好,彻夜加班时也好,给魔神柱开动员会时也好,出场碾压主角军团也好,圣杯被我们收走喂英灵也好,魔神柱员工被暴打时也好,甚至被场外玩家们做成流下两行清泪、写着“你爹在我手上”的颜艺表情包时也好,他都保持着严肃的压迫感。不过我觉得加班了三千年(再怎么说他的库存材料的惊人数量毕竟是真的)换成谁都会摆不出表情来吧,而且他黑眼圈真的挺重的,听说都有玩家认成烟熏装和眼线了。
身为魔神王和冠位CASTER盖提亚一般是不和我们来往的,逼格太高而且本来就忙,还容易和罗曼医生打照面,这次他竟然会来迦勒底,不知大卫和他忽悠了些什么。听说魔神柱那边就他一个全天在线,下属魔神柱们都是朝九晚五上班打卡的日子,我还曾经一度向往过这么顶事的上司,打算跳槽离开这鸡飞狗跳腥风血雨圣晶石不足半夜醒过来还常常能从被子里抓出来一个莫名其妙多出来的清姬的迦勒底。
每次一想到这人和爱好是窝在被炉里刷魔法梅莉酱的部落格,笑起来是⊙▽⊙表情的宅男医生起源相关密切,我的胃就充满了置身广阔宇宙的失重感。
“盖提亚先生来这里是有什么事要咨询吗?”我把椅子拖过来坐在桌子的另一边。
我个人是有一点点抵触盖提亚的,一是玩家们被他踩的哭天喊地碎石过关的哀嚎和怨气多多少少也能传达给我,二是这家伙看着凶又少话,又一脸看透了我的表情。虽然英灵九成都持有这种“沼跃鱼看透了你”的迷之技能,但对比较熟悉的他们的迷之注视我只是觉得心累,不熟的(剧情boss)盖提亚则让我尤其犯怵。
三是最重要的,这个人是我某次黑历史的参与者。在试运营时根源让我们第一次走剧情,那时候我才刚来迦勒底,出于某些原因和其他人有着意识上的巨大差别,从头到尾完全当真敬业,在其他人眼里只不过是过场模拟,在我眼里就是虽然感觉哪里不对但还是非常严肃的人理拯救之路。就这样带着因为试运行而没加强的学妹和懒洋洋的英灵团在几个特异点摸爬滚打碎了不下十几块石头(这是我现在最后悔的一点),惨不忍睹。各种各样的战斗里,本来大家走个过场就好了,但还没交流我这就一句开战喊出来了,那怎么办,善良(但从结果看应该说是更混沌恶)的英灵们就顺从的开打了。但是实力确实存在着无论如何都无法弥补的差距,所以后来惨状连对方的从者都看不下去了,我还没念完台本阿提拉就提前劈了雷夫,美狄亚只挨了一下暴击就顺水推舟的场外了,我和魔神柱搏斗被缠成粽子的时候一回头发现她正在教满头黑线的马修在盾上用魔术写花式签名,黑狗我让罗摩戳了一下还没开始打就面无表情的倒了,提亚马特那边还没来得及靠近,她就很体贴的打了个GG。
啊,同事们都是好人呢。
……不,应该说是从头到尾都被蒙在鼓里的只有我一个人……
最后我几乎是爬着去了时间神殿(那时候就该注意到为啥只有我风尘仆仆,连马修都游刃有余),在那经历了剧情的双重核爆大礼包,马修挡刀消失,医生化为了风中的星尘,这个打击真的过大了,我从来就不是什么坚强的人类,至今想起那种光是决定继续下去就仿佛耗尽了一生的勇气的痛苦也会浑身发冷,独自一人的终点之旅每一步都像踩在棉花上。我以为他们是真的消失了,也许完成了英灵的任务回到了本源世界,也许是终得安息了,但那对我而言无论如何就是无底的深渊般生离死别。我一路耳鸣头痛心绞痛的撑到了魔神王消失(现在想想肯定也被放水了),然后就在只有我一个人的神殿的残垣断壁上趴地上不管不顾的抱头痛哭。灵长类的英灵重归世界之外,玛修和医生不在了,星辰汇聚的辉煌也消失于不存在的彼方,在一切的终局我的身边已经没有任何人了,也没有任何意义了,起码在那一刻,我所珍重而已经失去的一切除了我无人哀悼。
所以哭了一会儿,我才觉得哪里不太对。好像周围还有人。
我抬头透过满眼液体折射看到一个身旁有个模糊的金灿灿英灵站在那里盯着我。但我队里没这样金灿灿的家伙。
我眨了眨眼仔细看,那竟然是本来应该消失的魔神王盖提亚,他身边还有浮动的金尘。但没有消失。
比起理智,历经七个特异点的身体更快的做出了反应。我蹭的一声站了起来,后退拉开距离。
……不对,这和罗曼医生的计策不一样。他没有消失,哪里出了差错?
——只是不管哪里除了差错,我的道路都还未到尽头。
我盯着盖提亚,盖提亚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浓郁魔力的威压仍旧惊人。我身上几乎每一块骨头都在咯咯作响,但我还是摸了能拿起的最大一块碎地砖拿在手里。我没有魔力了,也没有英灵支援,但我还有这个身体自身,虽然微小但还有身为一个人类最后的力量。如果必要,今天我也会留在这里,成为人理修复的最后一枚齿轮。我不介意。
我知道自己弱得不值一提,但我要赢。我必须赢。
稳住——
“她怎么回事?”金色的魔神王突然开口,话是对着我说的,但语意明显不是。
我稍微侧过身,保持着不背对盖提亚的前提下警惕的顺着他的目光回头快速看了一眼身后。
然而站在我身后的是玛修。
站在我身后不远处的是抱着芙芙的淡紫发色的学妹,她的出现就如同当时她挡在我身前然后消失一样让人措手不及。
我惊得说不出话来。
“玛修?!”
“是!前辈!……那个……你听我……”
惊喜太突然,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一把抱住学妹,感受着生者的体温,开始了第二轮噪音制造。奇妙的是,一旦接触到指尖传来的他人的热量,我眼眶里的眼泪似乎也能感受到滚烫的热度了。
“马修你没事吗?有受伤吗?是你吧?回来了真…是太好了,医生已经回不来了。”我语无伦次。“为什么啊,凭什么啊,你也好医生也好,自顾自的就去做英雄,自顾自的都不要我了……新年我就不该拿医生团子吃,谁知道他才吃过十年新年团子啊……”
“前辈!让你担心了,其实……”
马修赶紧拍我的后背。
这时候魔神柱围过来了几个,枪柱触手里居然还卷着钉子和螺丝刀。他们面面相觑。
“玛修,小心!”我吓了一跳,一把拉住玛修后退几步。"事到如今这些魔神柱还在吗?!"
然而作为对我的话的回应,玛修和魔神柱面面相觑。
……和魔神柱???
“这孩子说什么傻话呢,是走完剧情下班了啊。”杀柱卷着触手说。“马上就要运营了,要多说些彩头吉利话呀小姑娘。”
“剧……剧情?”
我目瞪口呆。
“哦,她是PLAYER啊,怪不得看着傻乎乎的,原来如此,根源之理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恶趣味。”另一个接话道,我没见过它。“王,这孩子老在这哭可太干扰工作了,让迦勒底把她领回家吧。回家看MAGIC☆梅莉莉年末放送就会有精神的。”
消化着巨大的信息量,我的精神似乎今年都无法修复了。
“前辈,请听我说……”马修似乎试图解释些什么。“我们不是故意瞒你………”
"…………那医生……"我艰难的发问。
这时候带着清爽笑容的大卫从她身后晃了出来。
“呀,MASTER别哭啦。”他大大咧咧的说。“儿子的话话我再生一个就是了呀,我可是很能干的。非常能干哟。这可是我的强项——呜噗!”
在暴击大卫的过程中,我的战力头一次到达了手撕英灵的临界值。
“前辈,请不要把大卫先生打得太厉害,不然需要更多的魔力修补。”马修在一边提高声音以盖过殴打声和惨叫声,但并没有上来制止。
“你别管我!所罗门……罗曼摊上你这种KY简直比只吃了十年团子还惨,我今天要替医生教教你怎么当爸爸!”
“不不,真的没关系啦,反正父王就是这种喜欢捉弄人的性格,我已经习惯了。”罗曼不好意思的揉着他那一头粉毛。
“医生你就是总这么怂才让他们横行!……………?医生?”
“是我。”
粉毛的迦勒底医疗部负责人一如既往的⊙▽⊙式微笑着,像在霜雪围绕的迦勒底,曾经每一个平淡的日子里我所见过的一样。
我有点发抖。
医生也立刻发抖起来。
“立香酱你冷静点……这个……这个情况不是故意瞒你,是有原因的,你听我们解释……”
但是在理解之前,好不容易停下的眼泪又流下来了。
“……真的是你吧医生?”我的声音已经哑了,真是难听又丢脸啊。
可是就算是这么难听的声音,我也一定要确认。
曾经的所罗门王,现在的罗曼医生愣了愣,露出了柔和的笑容。
“嗯。是我啊,立香酱。“他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你看,玛修也在我也在,没事的,一起回去吃热蛋糕吧,虽然没赶上夜宵,不过我觉得当早餐也不错……”
玛修抱了抱我,罗曼揉了揉她的头,我伸手把她和罗曼医生都抱住了。
"哎呀哎呀,简直就像有两个女儿一样不是吗。果然还是会感到确实离我年轻那会儿确实是过了好久了呀。"我听到大卫在后面嘀咕。
我呆呆的抱着站在一起微笑的学妹和罗曼,看到不远处朝阳淡淡的赤色悄悄地通过时间神殿墙壁的殿门和裂缝蔓延开来,新的一天开始了。
眼泪又不听使唤的掉下来了。
“啊——好了好了,非常顺利,OVER,咕嗒你不要哭了。”有人拍手道。

评论(3)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