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然白

随处可见的友好高盐硅基鱼类朋友
能鸽善鹉

【FGO】迦勒底员工咨询相谈所(5)

我也环顾四周,举目皆是咔嚓咔嚓忙着吃东西的魔神柱,吃空了的箱子整齐的码放在它们小山一样的身边。根源摔下去的山坡没有动静。
没人回答。
满场寂静。
我超在意雷夫提到把出货率调成零的可怕传言,更介意他刚才说的我不知道的某件事。但现在场面有点尴尬,不适合提问。
面对毫无回应的场面,雷夫脸上飞快的闪过了一瞬间的扭曲,似乎被人塞了一嘴带壳的栗子。
“雷夫先生,大概它临时现界到别处去了吧。”我赶紧圆场。“年会的时候它也突然消失过几次,有一次还把茶杯带走了。”
“它最好是有事。”雷夫咬牙切齿。
这时身边几百米外(也可能近一些,魔神柱体型太大了,有点遮挡了视线)突然爆发了一阵叫喊,伴着一大堆东西被撞散落地的声音。
“万界之理掉下来了!”有魔神柱惊呼。
“这一堆还没贴标签呢,都撞乱了,快来看看里面是什么材料,是谁的赶紧自己领走吧!”
“埋住了,快把万界之理扒出来!”有柱子嚷嚷。
“不管他,让它埋那儿吧!还嫌不够忙呢!”另一个没好气的回应。
“这箱是心脏!巴巴托斯呢?”
“谁的书页压了一箱在我龙鳞上了啊?”
场面闹哄哄的,魔神柱们纷纷挥舞着触角往混乱中心走去,似乎是根源掉在了材料堆放处,把一大堆分类好的箱子都砸乱了,有的纸箱子摔坏了,一大堆凶骨和混沌之角混杂在一起。看着那一大堆材料我吞了吞口水。魔神柱们忙着拾材料,埋怨着脱线的根源,倒是谁也没对它为什么会凭空掉在那里提出异议。
雷夫脸色发黑的大步走了过去。
“你们在这等一下!”他对我打了个手势。
我摆摆手,表示听到了,一边在心里给材料压住的根源之涡点了个蜡。魔神柱一走开,这片多宇宙拼凑的永夜的原野忽然空了不少,只有光轮在头顶闪烁。看着那边热闹的场面,想想那个脱线的根源,我忽然深深的自我认可起来。自己虽然是个战斗力不到5,技能冷却大半天的人类,但对比之下以队长身份看也许还算挺靠谱的,这么想着的我心里忍不住感到了骄傲。嗯,我除了管不了自己的英灵以外其实很胜任御主角色嘛,而且那其实也没什么,他们本来就是些载入史册的问题儿童,管不了什么的简直太正常了。虽然我的队伍松散,大多数还是特异点跳槽过来的,暴击有时候心不在焉,还偶尔嫌弃我,但其实仔细想想大家还是很配合的,即使是毒舌顶的上地图炮扫射,一个星期都可以窝在图书馆不见光,快到截稿期时狂暴得像红卡宝具狂战士的安徒生,肝种火和活动时只要叫他也都去了(虽然他全程都在冷嘲热讽player带他打40AP),多少还是对我这个master的劝说听进去了一点嘛!嗯,我家的英灵最可爱了,我也超可爱——
“虽然有点搅扰气氛,不过我说——你这确实是正面意义的笑容吧?master?最近没接触黑泥之类的东西吧?”
伴随着在风中飞舞的金色光尘,衣装蓝色,发色也是蓝色的凯尔特枪兵在夜色中在我身边凭空显形,他把红纹的魔枪横扛在肩上,挑着眉毛怀疑的看着我。
“啥……?说什么呢,lancer库丘林。”我噎了一下,尴尬的咳了一声,偏过头冲身边空着的一侧发问:“说起来,队伍还齐吗?这里人多,没走丢吧?趁着现在宽敞大家都现界吧,再整整队。”
紫衣的魔女。
黑铠的saber。
红发的骑兵女王。
身着和服的娇小狂战士。
来自东方的白衣刺客。
虽然我已经见过很多次这样的场景,但每次都仍然会感到目睹了人不可及的奇迹。光尘飞舞里,超越年代,历史,奥秘和文明,这一刻时光逆流,如梦方醒,历史自尘埃重聚为辉煌,灵长类巅峰的灵魂自世界外侧的英灵殿聚集于此。对我这样的普通人而言,无论看多少次也会感慨,只有神迹才能邀请出这样的盛宴吧。
历史的群星们沉默不语,面色严肃,围绕着我站在他们六兵种的方位上,如同古老森严的战争方阵。
……
………不是,等等。
…………六位?
六个从者和我挨个大眼瞪小眼,大家目光都很无辜。
沉默。
“……等等等等!archer……吉尔伽美什呢????”
把我从感慨里摇晃清醒的,是与载入史册的事迹一同存在,同样突出的非常现实的个人主义。
“……跑丢了。”美狄亚很明显的迟疑了一下,有些不情愿的开口。
——前言收回。英灵什么的超麻烦,麻烦死了。
“跑丢了??在这里??他是第一次逛超市的五岁小孩吗??”我胃一疼。
这个世界同时存在两个英灵吉尔伽美什,一个是archer,一个是caster,这倒不是什么罕见的现象,毕竟我已经见过三个阿尔托莉雅四处出没,四个库丘林在一起喝酒的场面了。caster是特异点的乌鲁克之王,我所在的世界结点还没有开放乌鲁克的剧情,没开放的特异点剧情从者一般都在各自特异点负责维护,很少有时间回迦勒底,caster更是忙于管理自己的城市和人民,又有一位敬业的副手祭司小姐盯班,除非加班过劳死前夕终于精神崩溃翘班和偶尔过来看热闹,其他时候绝不在迦勒底晃悠。archer吉尔伽美什则是我唯一召唤到的五星英灵,年轻气盛的人类最古英雄王,据说也是相当著名的御主践踏者。caster和archer对比起来简直不像同一个人,岁月真是可怕啊。而在御主联通世界的梦里,那边那位对应的player在抽到他之后则兴奋了好几天,他载歌载舞,说什么无氪也能出五星有什么错?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们再也没出货过五星。
欧洲大陆?不存在的。player消沉的说。哥伦布看见的只是美洲大陆罢了。
其实我蛮理解他的消沉的,在这边archer早在召唤成功,大咧咧跨出卡池后直接大摇大摆扬长而去,跑去外面呆在他的王财构成的宫殿了,全程看都没看因为抽出五星而超激动的我一眼。所以这五星在不在有啥区别呢?不听指挥,不存在的。我的迦勒底今天仍旧没有自己召唤出的五星(sad)。
盖提亚和大卫拜托我的事,与其说是拜托我,倒不如说是时间神殿人手不够,要拜托我的从者们,但是因为需要的时间不定,所以我作为魔力基点必须在场。考虑到加班帮忙的性质和可能混乱的局面,除了lancer外我有意寻找比较好沟通的女性英灵(其实女性英灵基本和我都蛮好沟通的,所以要点是和除我以外的人好沟通),只有archer是吉尔伽美什,因为我没找到大卫,阿塔兰忒喜欢常年在特异点待着,一时半会叫不回来,阿拉什和罗宾汉又被童谣缠着,尤莉艾瑞……唉不说了,实在没的选。不知道是不是阿尔托莉雅saber alter同意了的原因,他倒也没拒绝。灵子转移前罗曼医生再三嘱咐过从者们一定跟紧我,不然万一灵子转移出错把我一个人丢去了什么核平的地方是一定撑不过三天的。但我不是魔术师,从者又都灵体化,只要灵子转移这一关过了,他们开小差就随心所欲了,我一点都不会察觉。

评论(2)

热度(60)